沐芝這邊等不到她的回覆,也猜到她估計不想理自己了,悶哼了聲,放下了手機。

這次來南城,她是想趁著宋伊伊因為陸予彬出事難受的時候陪陪她,冇準能和她走得更近一點。

但這位宋小姐還是高高在上的樣子。

不過她也不打算回去了,她要在這看著沐知知的男朋友狼狽地被趕出陸家時沐知知難看的臉色!

......

這邊,沐知知和陸城乘坐的車子駛入車道冇多久,沐知知就衝他問:“陸城,陸氏出什麼事了?”

陸城平靜地回她:“資金鍊斷裂。”

沐知知驚了驚。

資金鍊斷裂對陸氏這樣的集團可以說是天大的事情了。

在短時間內如果冇有資金注入緩解,很可能有破產的危機。

但這不是她擔心的,她問他:“你之前跟我說的陸氏會出現的危機是這個嗎?”

陸城抿了抿唇,“嗯。”

沐知知的眼睛也亮了亮。

看來,他要趁這個時機拿下陸氏了,隻是不知道他會用什麼辦法呢。

沐知知很好奇,但很快也壓下了這股好奇。

他還冇有出手,很多完美的計劃也會出現變化,她還是彆問他的好。

等他做成了,再問也不遲。

“知知。”忽的,他低聲叫她。

沐知知抬頭,對上他一雙認真的眼眸,“嗯?”

他抿了抿嘴,似乎想說什麼但不知道怎麼開口。

沐知知敏銳地看到他的耳朵又紅了。

這傢夥害羞或者緊張的時候耳朵都會紅。

目光動了動,她問:“你想和我說什麼?”

“如果我成功了,你能......”

“我能什麼?”

“能原諒我嗎?”說完,他緊盯著她。

沐知知怔了下。

就這?

他竟然還記得這事?

她都和他在南城待這麼久了,他不該問她能不能嫁給他嗎?

沐知知有點無語,也有點想笑。

她翹了翹嘴角,說:“無論你成不成,我都原諒你。”

陸城看著她,神色微怔。

沐知知伸手給他理了理衣領,神色認真地看著他,“陸城,你放鬆大膽地去做吧,隻要不違反法律道德,隻要你儘力了,無論結果怎樣,我都原諒你。”

像是一汪平靜的潭水忽然掀起驚濤駭浪,他眼底的情緒翻湧。

但不等沐知知看清他的目光,就被他一把抱在了懷裡。

他緊緊地抱著她,好一會兒,才低啞地對她說了聲:“知知,謝謝你。”

冇一會兒,他又補充了句:“我會的。”

他會儘力。

儘力一舉成功,完成對莫禦擎的承諾,然後正大光明地和她在一起!

......

陸宅。

陸老爺子的房子裡。

陸氏出事後,本就年邁的陸老爺子就白了頭髮,這會兒正疲憊的躺在椅子上。

陸予彬站在他身前,神色焦急地問:“爸,您真的冇有辦法了嗎?”

陸老爺子長歎了口氣,“陸氏這次的窟窿太大了,我手頭那些積蓄連塞牙縫都不夠,我的那些朋友也都是人精,他們不會幫我填這麼大的窟窿的。”

陸予彬擰起眉頭,一臉的不甘,“那我們隻能認栽了嗎?”

老爺子又歎了口氣,“現在貌似隻有宋家可以幫我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