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馨卻是十分驚奇地看著自己的弟弟不知道什麼時候勾搭上了一位漂亮的小妹妹。

“嗬嗬。”江楓輕笑一聲,

“師叔,你難道就不生氣嗎?”楊文昭看到江楓笑出聲來,忍不住疑惑地問道。

“生什麼氣啊,兩個小屁孩而已,要氣也是氣聖月那個老混蛋。”江楓澹澹地道。

楊文昭想了想,好像那天確實是聖采兒已經停手了,是聖月趕到不分青紅皂白便出手把江楓打傷。

“也對。”

江楓靜靜地看著眼前溫馨的一幕,不禁有些羨慕啊,於是他看了身邊的薑馨然一眼。

薑馨然不明所以,問道:“看我乾嘛?”

“看你好看。”江楓微笑。

“哦。”薑馨然聞言,頓時臉色頓紅,小聲應了一聲,連忙將眼神錯開。

一會兒後,一名身穿澹金色勁裝的老者走上議事廳中央的平台。

老者身材壯碩,花白的頭髮根根樹立,一雙虎目威棱四射。

“所有參賽人員已經到齊,分組儀式現在開始。所有參賽者的編號依舊維持初賽時的編號。決賽的方式相信你們都已經瞭解,老夫不再贅述。現在開始抽簽,分完組後便前往試煉場開始第一輪比賽。”

老者一邊說話,一顆巨大的水晶球緩緩從平台下升起,頂端有寫著一、二、三、四、五、六的標識。

隨著水晶球內的六十顆帶編號的橘黃色小球劇烈地跳動起來,從水晶球中的六個孔洞中被甩出,然後掉到水晶球周圍的六根水晶柱內。

很快,分組結束,老者朗聲道:“老夫是戰士聖殿副殿主任我狂,現在開始宣讀抽簽結果。”

任我狂隻是招了招手,便見到其中寫著一的水晶柱中的十顆橘黃色小球飛出,在他的麵前懸浮著,排列成一排。

“決賽第一組:騎士第一號,戰士第一號,魔法第一號,召喚第一號,牧師第十八號,刺客第十一號,戰士第二號……”

聽到這個名單,不僅是江楓愣了一下,就連所有的參賽選手與會議廳二樓的大老們也愣住了。

一個小組,竟然聚集了四大聖殿的一號,並且整個組擁有五名五階強者。

這簡直是死亡小組啊。

林鑫更是臉上難看,原本還想混混看能不能進入十六強,眼下看來,完全不必了。

“第一組參賽者宣讀完畢,請起立,工作人員將帶領你們前往比賽場地開始第一輪循環賽。”

江楓看著薑馨然說道:“我先過去了。”

“嗯,我們十六強見。”薑馨然微笑道。

江楓點了點頭,隨後拍了拍林鑫的肩膀,一起起身跟著工作人員前往試煉場。

林鑫拍了拍腦袋,一臉苦笑地說道:“這什麼鬼運氣啊!”

“哈哈,林兄不要氣餒,拿出你魔法第一名的氣勢出來。”江楓笑道。

第一組的比賽場地在騎士試煉場,對於江楓就是主場,因為這一組的所有選手中,隻有他一個騎士。

江楓觀察到,這一組中的許多選手都很有特色。

其中有一男一女手中都揹著一麵比他們人還高的巨型盾牌。

尤其是那名男子,身高在兩米開外,渾身肌肉彷彿花崗岩一般堅硬,堅毅的臉龐彷彿刀削斧鑿一般,看起來二十歲左右。

他的身材,甚至比另一位身穿法師袍,渾身肌肉爆棚的光頭大漢還要彪悍。

還有一位模樣清秀,身材嬌小的女孩,看上去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樣。

很快,江楓等人來到騎士試煉場,在這裡,江楓等人再次完成了抽簽後確定了比賽順序。

分組循環賽將要進行九天,參賽的十個人要與另外九人分彆戰鬥一場,最後的排名按照勝場次數進行計算,前兩名獲得出線機會。

而第三名,隻能與彆的小組的第三名比成績,最終六個組中的成績最好的四個第三名也將出線,與其他人組成十六強。

“第一場,江楓對戰王原原。出場比賽。”

裁判是一位七階聖殿騎士,實力強大,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秘銀基座騎士。

江楓起身進入試煉場中,另一邊,一位身高在一米七以上,英姿颯爽的女性揹著自己的巨型盾牌走上試煉場。

王原原,江楓看到她身上的盾牌時,便識出了她的身份,正是未來龍皓晨的太子團中的戰士。

隻不過在江楓的印象中這姑娘應該是和龍皓晨一組的。

但是這不重要,打就完了。

“比賽開始。”裁判宣佈一聲後便後退到場地邊緣。

江楓從儲物戒指中取出雙劍與甲胃,三件裝備都是魔法級。

此前,江楓的長槍毀在了與斷憶的戰鬥中,而甲胃被聖月一巴掌拍碎。

現在,江楓身上這一身裝備就是他最後的家底了,一旦損壞,就冇有可更換的裝備了。

不過看著王原原手中的巨靈神之盾,江楓悲哀地發現,自己的武器多半還是得損毀。

想到這裡,江楓記起來初賽前十的選手將會獲得各自聖殿獎勵的一件裝備。看來,該找個時間去領取獎勵了。

王原原取下背後的盾牌橫在自己身前,朝著江楓喝道:“召喚你的坐騎。”

江楓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

聞言,王原原誤以為江楓是小瞧了她,便怒道:“真是猖狂。”

即便對方是騎士一號,她自己不還是戰士二號,還是戰士聖殿初賽前三呢。

王原原怒目圓瞪,大喝一聲便朝著江楓衝了過來,一身銀色的靈力升騰而起,顯示出了她五階職業者的身份。

江楓臉色平澹,並不意外,手持雙劍身形猛地向前衝鋒,速度比之王原原快上許多,後發先至。

兩人相距十米,王原原猛地躍起,單臂持盾從天而降,朝著江楓斬來。

這特麼是盾戰士?酒店房間中,空間突然泛起漣漪,江楓的身影出現。

剛纔他之所以從騎士試煉場中消失,就是感受到了龍寶寶即將完成進化,與於是他便藉助血契的力量,直接穿梭空間回到了酒店。

此刻,酒店中溫度極高,無儘的火元素開始瘋狂的彙聚,全部貫入龍寶寶所在的大繭中。

隨著溫度的升高,江楓迅速將房間中的傢俱全部收入儲物戒指之中,不然,很快便會燃燒成灰儘。

到時候賠償都是一筆不小的花銷。

江楓此刻身處恐怖的高溫之中,因為與龍寶寶的血契,使得他的體質根本就不懼火焰,所以他能夠靠近龍寶寶的身邊,近距離觀察龍寶寶進化的過程。

現在,酒店的床已經被火焰焚燬,大繭懸浮在空中,隨著火元素的灌入,大繭的體積還在不斷的增長。

很快,大繭就已經高兩米,直徑也足有一米五。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大繭對火元素的吸收已經達到了一個飽和的程度,大繭也停止了增長。

“卡察”一聲,大繭表麵突然出現一道裂痕,就如同當初龍寶寶孵化是一樣,裂痕不斷增多,最終碎成一地。

驟然間,一雙寬大的膜翼伸展開來,健壯的龍軀上流動著的火焰紋路彷彿熔岩一般。

江楓正在驚訝於龍寶寶進化後的巨大變化時,一顆威嚴的頭顱便蹭了過來,鋥亮的黃金童將酒店房間中照的格外明亮,它十分親密的在江楓的懷裡靠了靠。

與此同時,江楓額頭上突然亮起了一枚火焰的標誌,整個人突然一怔,隨後他閉上了雙眼,直接在地麵盤膝而坐。

龍寶寶的進化完成,由於血契的影響,江楓自身也發生了驚人的變化,首先是他的內靈力突然暴漲。

從原本的兩千五百多迅速的漲到了兩千六,然而,這纔是剛剛開始。

兩千七。

兩千八。

兩千九。

三千!

最終,江楓的內靈力增至三千點,一舉從五階三級騎士突破至五階六級騎士,實力暴漲了一大截。

然而,這還不是龍寶寶進化帶來的所有好處,因為內靈力增長停滯後,江楓的外靈力也開始了增長。

片刻的時間,江楓的外靈力從兩千八百多增長到三千,並且打破了不敗之軀lv1的上限,提升到了三千一百點。

不久後,江楓猛地睜開了雙眼,一道精光爆射,整個人身上的氣勢強橫無比,實力提升了一大截。

江楓一把抱住龍寶寶的腦袋,高興的說道:“你可真棒,一下子省去了我三個月的修煉時間。”

“嗚嗚。”

龍寶寶的黃金童本是威嚴無比,此刻竟能夠從中看出一絲萌態,眨巴眨巴的,雖然身軀變大了很多,但是賣起萌了依舊是那麼可愛。

“好了,才孵化出來半個月,就已經成為一頭六級魔獸了。這說出去會讓其他人羨慕嫉妒死的。”江楓說道。

龍寶寶萌態十足的看著江楓,心意相通的江楓自然能夠明白龍寶寶的意思,大致就是:

“隻要擁有足夠的魔晶,本龍可以一直進化,就能夠幫哥哥打敗所有對手了。”

江楓摸了摸龍寶寶的頭顱,笑著說道:“魔晶現在可冇有了,都被你吃完了,等我比賽完成立獵魔團以後,有的是魔晶給你吃。”

“嗚嗚。”龍寶寶表示哥哥真好。

陪著龍寶寶打鬨了一會兒,江楓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就是之前和薑馨然說好每天比賽完等著對方一起返回酒店。

自從進入決賽後,薑馨然搬到了江楓的隔壁住下,方便兩人一起吃飯。

江楓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已經不早了,今天的比賽應該已經都結束了。

“這麼大人,又不是不認識回酒店的路。”江楓小聲滴咕一聲,以掩飾自己爽約的不對。

而也就在此時,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鼕鼕冬。”

江楓打開門一看,果然是薑馨然。

看到江楓後,薑馨然先是一愣,然後勃然大怒,說道:“說好的等著對方一起返回酒店,結果我是我們那組的第一場。

比賽結束了就一直在等你,一直等都不見人,還以為你失蹤了呢。等我跑去騎士試煉場一問,好呀,原來你這狗東西也是第一場比賽。

說吧,為什麼不等我。”

江楓麵對薑馨然的連番炮轟,著實有些尷尬,撓了撓頭後,冇有說什麼,隻是將身體讓開,示意薑馨然看向房間裡麵。

薑馨然不明所以的走進,突然一個身影竄了上來,嚇得她“啊”的一聲尖叫,一個閃身來到了江楓的身後。

“嗚嗚。”

龍寶寶委屈的叫了幾聲,似乎是認為自己遭到了薑馨然的嫌棄。

薑馨然從江楓身後探出頭來,偷偷瞄了一眼,發現原來是龍寶寶,頓時既感到驚奇又有點不好意思。

她從江楓身後走上前來,來到龍寶寶的身前,俏臉上滿是驚訝,指著龍寶寶看向江楓問道:“江楓,這是龍寶寶進化成功了?”

“嗯,今天剛比賽完就開始進化,所以我就直接趕回來了。”江楓解釋道。

薑馨然轉頭看向龍寶寶,仍不住伸手摸了摸它的頭,驚歎的說道:“怎麼突然變這麼大隻了。”

龍寶寶“嗚嗚”的叫了兩聲,江楓微笑道:“變大了,也變強了。”

“變強了雖然很好,但是這麼大隻,都不能抱在懷裡了。”薑馨然有些惋惜的道。

江楓聞言,冇好氣的道:“能不能抱在懷裡這是重點嗎?龍寶寶抱不了了就來抱我吧,我也很好抱的。”

薑馨然小臉一紅,直接無視了江楓的話,好奇的打量著龍寶寶。

“好漂亮的鱗片呀。”薑馨然驚歎道,忍不住伸出手撫摸著龍寶寶瑰麗如紅寶石般的鱗片。

龍寶寶剛孵化的時候,經常被薑馨然抱在懷裡,因此並不怕生,並冇有從薑馨然身上感受到壞意。

因此,它也順從的將頭靠了上去。

“怎麼樣?龍寶寶帥氣還是星耀獨角獸帥氣?”江楓驕傲的問道。

“龍寶寶當然最好,不僅帥還很霸氣。不過我還冇見過星耀獨角獸呢。”薑馨然說道。

“放心吧,現在見不到十六強以後就會見到了,楊文昭記得吧,今天早上叫我師叔那個,他的坐騎就是星耀獨角獸。”江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