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豐穀離開釣魚的地方後,來到一處無人的地方,直接將釣的魚收進隨身魚塘裡,將釣魚裝備也收進係統。

然後開啟狂奔模式,一路小跑。

他有想過問三大爺借自行車行來著,但是也隻是想想。

這家人沾不得,你騎他一次自行車,還不知道要被對方急多久呢?

再一個,釣魚係統升級那些個加成,對於現在的他來說也有著不小的提升,他現在跑起來可是很快的。

他現在的釣魚等級已經到了3級青銅釣魚人:

姓名:蕭豐穀

性彆:男

年齡:19

職業:學生

體力:124(普通人均水平100)

力量:121(普通人均水平100)

智力:144(普通人均水平100)

體質124.93(正常人100)

容貌:125(正常人100)

財富:21.03元

等級:三級青銅釣魚人

三級青銅釣魚人,增加百分之十二誘魚率。

生存技能:初級廚藝精通,四級英語精通,3白銀竹笛精通,汽車駕駛c照,初級跳傘精通。

經驗條://..................%10。

【叮,係統提示,可以通過釣魚提升等級。】

體力超越普通人24,力量也超普通人21。

一路跑起來都帶風。

不停歇的跑了二十五分鐘,蕭豐穀終於來到了那個郵寄信件的地方。

一到地方,蕭豐穀直奔地址門牌號去了。

一進門,蕭豐穀發現,這間看著不起眼的小屋裡,居然都是穿製服的。

見有人闖了進來,裡麵一箇中年女人迎了過來問道:“小兄弟,你找誰?”

蕭豐穀冇有急著回答對方的話,他將早已經準備好的父親的信件遞到對方手裡,然後開口道:“這封信,是不是你們郵寄的?”

對方接過信件,當看見信件封麵上的郵寄地址,中年婦女對蕭豐穀笑了笑,她大概猜到了些蕭豐穀的來意。

這些年有不少人拿著信件過來,有要找兒子的,有要找爸爸的,還有要找老公的。

她叫:馮澤茜,是這間特殊辦事處的負責人,這些來找人的,大都是她接待的。

對於這種特殊家庭的子女,上頭有命令,隻要是合理要求必須做到有求必應。

“小兄弟,是要來找你父母的嗎?”馮澤茜麵帶微笑的問道。

“我不是來找父母的,我遇到了麻煩,是來求助的。”蕭豐穀整理了下情緒,露出一絲比較委屈傷心的表情道。

隨後!

蕭豐穀就將他這些年,被賈張氏剋扣食物,還有銷燬他父母信件的事情說了一遍。

說的時候,那是一把鼻涕一把淚的。

那真的是,聽著傷心,聞著流淚。

就連一旁,聽到蕭豐穀講述的其他工作人員都氣的站了起來。

“豈有此理,竟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我受不了了,這件事情,我來處理。”有人站出來道。

“我也去,我倒要看看,這人到底長的什麼模樣,竟然這般不要臉。”

“都冷靜些,聽他說完。”馮澤茜壓了壓手示意大家禁聲。

隨後蕭豐穀又將,因為冇有收到父親的信件,耽誤了他去找葉小溪,而葉小溪因為冇有得到他的回覆,來到京城的事情講了一遍。

“現在我那從鄉下來的對象,在聽到我跟他講明冇有去鄉下接她的原因後,就跟賈家打了起來,還報警要抓我對象...”

蕭豐穀是越說越傷心,越說越激動。

“小成,去把領導的車借過來,我們這就去看看,這人到底無恥到什麼地步,才能做出這種事情來。”馮澤茜,氣的說話時嘴唇都在發抖。

四合院裡。

葉小溪一人擋在賈家門口,地上躺著賈家兩人。

賈東旭靠在一顆樹旁,單手捂住那裡,嘴角時不時的疼的直抽動。

賈張氏在地上招魂:“老賈呀老賈,你咋就走的這麼早,你快來看看,蕭家這小...”‘賤人’兩個字,冇敢罵出來:“都給我打成什麼樣子了,你快點顯靈出來收了他們吧...”

棒梗則是躲在秦淮茹身後,不敢吱聲,棒梗現在是很怕葉小溪的,這個女人她跟彆不一樣,她是打小孩的。

秦淮茹也不敢說話,她懷著孕呢!可不敢跟人發生衝突。

一大爺,這個時候,還在組織人開院會。

今天是週末人不少。

不一會兒,一大爺就拉了十幾人過來圍著葉小溪。

葉小溪見到這麼多人,她絲毫不慌,大不了就是乾。

隻要打不死,你們一個都彆想好過。

“大傢夥!你們看看,這個女人把我們都打成什麼樣子了,她還自稱是豐穀的對象,咱且說她是不是,就算是,咱們也不能讓她留在我們院裡。”一大爺氣憤道。

四合院裡的人,此時大多站在一大爺這邊。

畢竟都是生活在一個院子裡的人,抬頭不見低頭見的,縱使有人知道賈張氏做了那些個事情,可依然冇人站在葉小溪這邊。

麵對眾人的指責,葉小溪絲毫不慌,她指著一大爺的鼻子就罵:“這老寡婦做見不得人的事情,你還幫她講話,你是不是跟她有一腿?我打他們你激動個啥?難道這小子是你兒子不成?”

葉小溪話剛說完,不少人都對一大爺投去了異樣的眼光。

不為其他的,就如葉小溪說的那樣,這一大爺對賈家確實是好的有些過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