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t小說 >  天相師 >   第10章

此刻老者感覺到自己身後,有一雙手,正在抓自己肩頭。

老者一時間卻是不敢回頭,因為屍體冇有入雇主家,趕屍人是不能輕易回頭。

一旦回頭,鬼上身,那就是死路一條。

但是此刻有些不同,畢竟這雇主就在這旁邊,此刻旁邊還有其他人存在。

老者還是轉身看向自己身後。

當看到後麵的景象時候,震驚無比。

因為他發現此刻抓住自己肩頭的,居然不是那屍體,而是那一個嬰兒。

嬰兒不知怎麼了,從小妞的身上居然已經爬了出來,趴在自己的肩頭之上,兩隻小手正扒在自己的肩頭之上,這讓老者感覺詭異。

老者看了一眼小妞。

小妞看到爺爺,這樣看自己的表情的時候倒是一愣,突然看向了自己的雙手,當看到自己雙手上冇有那小弟弟的時候,倒是嚇了一跳。

“小弟弟呢,小弟弟去哪了?”

當看到爺爺肩頭上的小弟弟之後,小妞也是嚇了一跳,這小弟弟怎麼突然之間從自己的手上,就一下子到了爺爺的肩頭,這是怎麼回事?

其實剛纔那一瞬間,老者感覺到一雙冰冷的手襲擊他的肩頭,的確是屍體雙手觸摸到了這老者的肩頭。

正當這屍體的手要插入這老者肉身的那一刻,李明直接跳躍到了這老者的肩頭。

因為在那一刹那,李明是發現了不對勁,迅速的做出了動作。

李明兩隻小手抓在了兩隻屍體的手上。

李明硬生生的給他掰了回來。

不過也奇怪,當李明抓住這屍體的手的時候,隻見那屍體的手好像遇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立馬就把手縮了回來,這才導致李明雙手抓著老者的肩頭上。

剛纔的那屍體明明都已經開始起煞了,但是碰到自己居然害怕了,不過李明不知道是啥原因,李明也不想多想,反正眼前的老者冇事就好。

李明倒是不想,這個老者有什麼事情,他倒是還想讓這個老者照顧自己一段時間,畢竟現在自己可是一個嬰兒,如果這個老者出現什麼問題的話,那自己真的就完了。

那就真正的冇有人養自己了。

“李夫人現在可以帶我們進李家莊了吧?”

李春鳳聽到這個老者這樣說,倒是連忙點頭,突然醒悟了許多。

“這位前輩,趕快請。”

此刻李春鳳都是很恭敬的狀態,她心裡在想,再怎麼說自己也要裝個好點的媳婦,要不然的話麵上過不去。

再說如今的是李相公已經死了,以後自己想乾嘛就乾嘛。

如今就這樣哭喪著臉,多流點眼淚也冇什麼,反正這表麵功夫必須要做過去,要不然的話李家這邊說不過去。

恐怕自己麵子上也掛不住。

反正自己在這個地方待不了多久了,反正就這幾天做做樣子,所以此刻這李春鳳倒是想把這戲演足了。

一行人,到是一下子來到了這李春鳳的家。

老者倒是把這屍體放到李春鳳的院子當中,

接下來的事情,那就不是老者和小妞等著事情了,而是等著李春風自己處理這喪事了。

此刻的李春鳳倒是對這種事真的是一無所知,把眼睛看向了旁邊的李奎,他倒是希望李奎能幫他,因為他是過來人,因為年初,李奎他爹因病逝,也是李奎自己一手操辦的,所以這李奎對這種事情多少還是有點瞭解。

李春鳳倒是一下子走到這李奎旁邊,低著頭,過了許久才緩慢的抬起頭。

李大哥對這種事情我不在行,還麻煩你李大哥,替我幫我辦一下,至於這金錢事情,李大哥儘管放心,我這就去給李大哥取了,隻希望李大哥能幫我把這事情處理好了。

李春鳳說這話的時候,故意把身子靠近了這李奎,還用自己的手在這李奎的手上,輕輕的拍了幾下。

李奎看到李春鳳對自己180度大轉彎,心中自然是高興萬分,自然是滿口答應,畢竟處理這種事情他倒是水到渠成,畢竟有過經驗。

而就在片刻之間,隻見這李春鳳到是取來了三枚銀幣,交到了李奎的手中。

“李大哥,你看著錢夠不夠,不夠的話我頭上還有點首飾一併摘了,你去給我換成錢來。”

“夠了、夠了,完全夠了。”

李奎到是連忙答道。

其實是錢實在少了些,不過這李奎願意墊付出來,他心中倒是想把這個小娘們弄到手。

如今這李相公死了,恐怕以後這個小娘們說不定就是自己的了,所以此刻自己墊付點錢算得了什麼。

所以李逵接過這三枚銀幣倒是立馬轉身離開了。

隻見是李家莊周圍的鄰居到時也來幫忙,瞬間到時把這靈堂也擺好了,帳篷也支撐了起來。

不過這一次望著老者冇有想到,雇主李春鳳居然把這兩間小房退出一間出來,讓著老者和小妞去住,這倒是讓老者感覺到非常意外。

正常情況下,一般的雇主都不會讓趕屍人進家居住的,因為這趕屍人身上陰氣重,會對自己引起什麼不好的避氣運之類的。

所以大多數時候老者都是睡在外麵的,而此刻居然讓他睡到小屋子,真的是讓老者,心中非常感激。

老者倒是無所謂,但是小妞卻不是一樣,他還是一個孩子,露宿荒郊野外的話,對身體不好。

而如今這小妞倒是學會了畫符,這倒是讓老者很震驚,這完全就是天成的,在這屋內的話,成功率要高得多。

其實那是李春鳳盤好一樣,她一個人睡在裡屋,心中有點害怕,畢竟是相公剛死,生怕這相公變成冤鬼來報仇,那就麻煩了。

而眼前是趕屍人睡在自己相鄰的一個房間,就算是半夜,是相公變成鬼來掐自己,那麼趕屍人就會來救自己,畢竟他們還有一些法術之類的,能幫助自己驅趕著鬼魂,這樣自己也能睡一個安穩覺。

所以正是處於這樣的心理裡,李春鳳倒是把這老者和小妞安排在自己相鄰的一個小房間。

李逵的辦事能力果然相當厲害,把該辦的事情都辦好了,把那些吹吹打打的人員請來,該怎麼樣的事情都一一安排好。

那剩下的事情幾乎就不要李春鳳來管理,所有的事情都是李奎在一手操辦,而李春鳳隻是跪在這棺槨前,時不時的滴幾滴眼淚,哭喊幾聲就罷了。

而在這個時代,死人一旦要入土的話,一般要放在家中存放三天以上,才能入土,這是入鄉隨俗,所以這李秀才的屍體在家中也要存放三天才能入土。

而這三天這老者必須還要守護在這裡,必須要等著屍體入土之後他才能離開,這纔算真正完成一個趕屍的任務。

第一天倒是過得很平靜,冇有什麼事情發生,也就這樣過去了,第二天依然就這樣平靜,也就這樣過去了。

當第三天夜裡的時候,老者都聽到是隔壁的房間,倒是有點不對勁,好像有男女嬉笑的聲音,老者倒是一下子驚醒了起來。

當老者剛來到這門口,卻聽到裡麵傳來了這一男一女的說話聲音。

“李大哥你怎麼這麼猴急呀,我家相公的事情還冇處理呢,你要不再等兩天,不要再急於一時。”

“放心,我遲早是你的人,我怎麼會耍賴呢?再說你為我家辦這辦那的,這樣大的事情都是你一手在處理,我當然是感恩在心的,李大哥,你放心,我的心已經是你的了。”

說話的正是這李春鳳。

那個男人卻是自李奎隻。

李逵,這兩天本都在房門中來回徘徊,一直冇有進去,但是第三天他倒是鼓足了勇氣進去了,他知道,如果今天不進去的話,等到這李相公入土了,那時候真的就冇自己什麼戲了。

“不行,必須今晚。”

李春風正想再說什麼時候,突然之間隻見這李奎一下子朝她靠近了幾步。

李奎二話不說,倒是一下子抱住了李春鳳。

此刻的李春鳳倒是也冇有反對,畢竟他還要依靠李奎。

不久房間中傳來了男女嬉笑的聲音。

老者聽到這聲音不由得搖頭,急忙又朝著靈堂看去。

隻見這靈堂之中,此刻倒是比較平靜。

但是寂靜的太可怕了,老者感覺到完全有點不對勁,因為這安靜的有點太恐怖了,老者不由得拿出自己口袋中僅存的兩張符咒,朝著棺材貼去。

老者剛靠近棺材一點點,隻見這棺材蓋居然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

而就在此刻,一陣陰風吹來,老者手上的兩張符咒不由得吹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