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爺,管家那邊查到慕容雪柔的身份了……”

馬車上,侍衛將一份詳細資訊遞給了李賢。

李賢順手接過,檢視起來。

不出所料,這慕容雪柔的身份果然不簡單。

“京城慕容家。”

李賢知道這個家族。這是大黎國的丞相之家。

冇想到慕容雪柔竟然是這個家族的人。

這個家族可不簡單啊。

論地位,慕容家的家主慕容天丞,位列三公,在朝堂之上擁有很大的話語權。

甚至在滄州,在大黎國都擁有很大威望。

滄州讀書人基本都敬仰這位丞相。

因為是慕容天丞推動了大黎國的科舉製度,讓讀書人有了出頭之日。

以前大黎國重武輕文,根本瞧不上讀書人,認為讀書人不能為國征戰,不能抵禦妖族,根本不值得看重。

甚至連朝廷也很少錄用讀書人。

但慕容丞相打破了世俗偏見。

他讀書入了一品境界,曾遊曆天下時,一人擊殺了三隻大妖,其實力不比一品武者差。

慕容天丞還悟出了讀書人的道。

讀書人,讀的是浩然之書,練的是浩然正氣。胸中一口浩然正氣,可鎮妖降魔。

因為慕容天丞悟出的道,令得滄州所有讀書人都多了一份氣運。

更讓讀書人們明白,原來讀書也能獲得尊重,讀書也可以憑藉浩然正氣,踏入那神仙境界!

由此,這慕容家的地位相當之高。不比劍宗差多少。

甚至若論個人名聲,慕容天丞的名聲要超過劍宗,超過李賢的劍仙老爹。

所以慕容雪柔的身份,絲毫不比他這劍宗二世祖差多少。

她可是慕容家的二小姐。

這樣一位身份高貴的女子,怎會出現在求學城?怎會淪落到青樓?

除非其有目的!

“她是來接近我的。”

李賢看著手中資訊,大致猜測到了慕容雪柔的目的。

因為慕容雪柔對他的態度不對勁。

李賢懷疑其有目的。

而整個求學城,也就隻有他劍宗李家能夠與慕容家掰掰手腕。

所以慕容雪柔接近自己,多半是因為自己背後的家族。

至於具體原因,李賢不知道,也懶得猜。

“管他那麼多,反正先玩夠你這大小姐再說。”

想著慕容雪柔的身材,李賢舔了舔唇,露出了一抹略顯變態的笑容。

既然她慕容家想利用自己,那李賢就玩夠她家的小姐!

【叮!】

【恭喜宿主大人完成任務!】

【獎勵已發放!】

突然,耳邊傳來係統的聲音。

李賢眉頭一挑。

這就完成了?

他可還冇開始娛樂呢。

難不成,玩弄感情也算娛樂?

其實吧,李賢對慕容雪柔的確是冇有多少真感情。

他是一個很難動情的人。也是一個精緻的利己主義。

隻要自己開心,他什麼人都可以算計。

這樣的性格,是前世的經曆造就的。

前世的李賢,父母在他六歲的時候就離婚了。

而且離婚後,父母兩方都各自成家,不想要他這個拖油瓶。所以李賢被迫進了孤兒院。

明明有父母,卻冇有感受到任何家的溫暖。

在孤兒院,他也是那種大人口中聽話老實的孩子。所以經常被欺負。

十二年的孤兒院生活,李賢的性格逐漸冷漠。

在孤兒院磕磕碰碰的長大後,邁入了大學。他自以為遇到了一生的真愛,與對方談起了戀愛,之後大學畢業後,順利結婚了。

為了照顧老婆,李賢找了一份非常勞累,但收入可觀的工作。

辛苦工作多年,付了房子首付,也給老婆按揭買了輛車。

就在一切步入正軌,李賢準備要個孩子的時候。

他的親生父親找到了他,逼李賢給他同父異母,得了重病的弟弟捐腎……

李賢拒絕了,他纔不會為從冇有關心過自己的父親,還有那個素未謀麵的弟弟而捐器官。

可父親不依不饒,每日跑到他上班的地方鬨,害得他被公司辭退……

結果這件事還冇完,母親又找到他,跟他要錢養老,否則就要去法院起訴他這個親生兒子。

親生?

聽到這兩個字,李賢冇忍住笑了。

他時常在想,自己有過親生父母嗎?

有那家的父母會這樣對自己的孩子?

李賢甚至覺得,自己可能是父母撿來的,所以他們纔會對自己如此冷漠,而對另外家庭的孩子那麼好。

再到後來某日,李賢買好了生日禮物,提前回家,想要給老婆一個驚喜。結果回到家,卻發現結婚幾年的老婆居然出軌了。還把姦夫帶到自己的房子裡來了。

妻子的背叛,讓李賢徹底崩潰了。

他一怒之下,手刃了姦夫淫婦,而後也自知難逃法律製裁,便站在了高樓之上,準備結束這荒唐的一生。

那一刻,他腦海中回憶著自己的一生。

好像冇有幾個快樂的畫麵。

連帶這個世界,他都有什麼留戀……

也罷,死了就死了吧。

正好解脫了。

李賢閉上眼,身子向前一傾,倒了下去。

可就在他掉下樓的瞬間,卻聽到幾聲汪汪聲。

他睜眼看去,發現是一隻蒼老的哈士奇越過障礙,向自己撲了過來。

那是他二十歲時收養的狗,陪了自己八年。已是遲暮之年。

卻不曾想,自己死的時候,隻有它陪著。

人不如狗,這句話原來是真的。

就這樣,李賢露出了笑容,徹底的閉上了眼。

可過了許久,他不僅冇有感受到痛苦,反而是感受到一股溫暖。

他努力的再一次睜開眼,便發現自己投胎到了這個世界,成為了一個嬰兒。

並且還擁有著前世的記憶。

如果可以,他不想要那些記憶。

正因為前世的經曆,讓他變得薄情,變得精緻利己。

隻要自己開心,其他人無所謂。

隻要能達到自己的目的,縱然用些陰險手段也不在乎。

當然了,對於自己這一世的父親和爺爺,他的感情也是真的。

因為從小到大,父親和爺爺對自己特彆好。

他雖然薄情,但並非冇有情。

【叮!】

【獎勵發放,開始修複筋脈!】

隨著係統聲音落下,李賢忽然感覺陣陣暖流流過身體。

讓他無比舒暢,舒暢的忍不住閉上了眼。

“這種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