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t小說 >  我的夫君是隻妖 >   第10章

我十分不想讓這隻妖跟著我,如果再跟著我,我的生活全亂套了,可是要怎樣才能解除靈契?

在夢裡跟他結婚才結的靈契,難道是離婚?

我是這麼想的,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還是等哪天再跟童爍說吧。

很快到了江家,江家不愧是豪門第一大家族,遠遠的就看到了氣派的大門,整個江家就像是一座皇宮那麼大,燈火通明,雄偉壯觀。

大門口站了很多人,我們快到的時候,他們排成了兩排,大門打開,像是特意出來迎接我們的。

我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就是豪門的生活嗎?

童爍把車開了進去,在裡頭行駛了半個小時纔到江家正宅,童爍把車停好,我們下了車,頓時就有人馬上出來迎接我們了。

一位穿著西裝年老的男人笑盈盈的對我們鞠了一躬:“是童先生嗎?裡邊請。”

我跟童爍走了進去,裡麵很大,很漂亮,男男女女的傭人正在忙著事,有人來了他們也不曾東看西看。

帶我們進去的想必是這裡的管家,他把我們帶到了二樓,然後走了很長一段長廊纔在一扇門口停了下來。

他轉身對我們說道:“二少爺就在裡麵,裡邊請。”

管家打開了門,一眼就看到大廳中央豪華餐桌上擺滿了豐盛的佳肴,空氣中瀰漫著菜的香味,讓人情不自禁的咽口水。

“你們來了,快請坐。”一道清冽的男聲傳了過來,我走進去才發現旁邊還有沙發,男人坐在沙發上起了身。

這男人想必就是江南熙,跟童爍一樣的年紀,長得也好看,文質彬彬的讓人感覺很親切。

童爍對他拱了拱手,抱歉道:“不好意思,這麼晚了還打擾你。”

“不要緊,這位是?”江南熙看向了我。

童爍馬上介紹道:“她叫蘇九兒,我的一個朋友。”

“叫我九兒就好了,很高興認識你。”我馬上對他伸出了手,把平日裡的懶散都收了起來,舉止端莊絲毫不慌。

“九兒姑娘你真美。”江南熙跟我握了手,還誇了我一句。

我們坐了下來,一大桌的菜就隻有我在吃,等等,還有那隻狐妖,他在那邊挑三揀四的,跟個猴子一樣吃了一口就丟掉,還嫌棄起來。

“什麼東西這麼難吃。”

我震驚的看著他,一個妖魂還能吃東西?他吃東西其他人看不見那些菜莫名其妙的不見嗎?

我擔心的看向江南熙,此刻江南熙在跟童爍說話,冇有注意那隻妖。

正這麼想著,江南熙突然看了一眼唐銀,唐銀頓了頓身體,表情當即冷厲了下來。

好在江南熙收回了眼神,若無其事的繼續跟童爍說話,他說道:“屍毒?我怎麼冇有聽說過?”

童爍麵色沉了下來,開口問道:“李永飛你認識吧?他中了屍毒臨死之前說是你們江家有解藥,我們纔過來找你的。”

童爍冇有說是江家的屍毒,畢竟冇有證據證明,萬一不是江家呢?豈不是得罪了人家?

江南熙笑道:“我並不認識叫李永飛的人,我家更冇有什麼屍毒的解藥了,他亂說的吧?”

童爍皺起了眉頭:“冇有嗎?”

聽到冇有這兩個字,我的心突然間失落了下來,今晚再找不到解藥的話,明天他們就屍變了,怎麼辦怎麼辦?

江南熙繼續笑道:“我都不知道屍毒是什麼樣子,怎麼會有?”

人家這樣說了,童爍也不好再問,吃了飯就準備離開。

我心不在焉了起來,江家是唯一的希望,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童爍和江南熙還有話要聊,我坐立不安,以上廁所的藉口離開了餐廳。

傭人的帶路下我來到了洗手間,我走進去關上了門著急的跺腳,眼淚止不住的就掉下來了,我從來冇有這麼害怕過。

“外婆你告訴我,我該怎麼辦?我要怎樣才能救你?”我悶聲哭了起來。

唐銀靠在旁邊,他什麼也冇有說,在想他自己的。

突然,兩位女傭走進來,她們一邊洗手一邊說道:“最近怎麼都冇有見到李永飛?”

“可能不做了吧。”

“之前可是費了很大的功夫才能進江家做仆人,他怎麼可能不做?”

“那不知道他了,也許是請假回家了吧。”

我聽到她們在聊李永飛,立馬跑過去問道:“你們認識李永飛?”

兩個女傭奇怪的看著我,點頭:“認識啊,我們是同事怎麼可能不認識?”

那剛纔江南熙為什麼說不認識?他在騙我們!

我握緊了拳頭,讓自己冷靜下來,繼續問道:“江家最近有發生什麼怪事嗎?比如一個人突然發病咬人之類的。”

女傭聽著皺起了眉頭,噁心道:“江家怎麼可能會出現咬人這種事?這位小姐,你怎麼了?”

我說道:“我隻是奇怪,剛纔我問江南熙,他為什麼說不認識李永飛?”

“二少爺?李永飛是太爺身邊的人,江家仆人那麼多,二少爺不知道正常。”女傭說道。

太爺?

難道是活了一百多歲的江家家主,難道屍毒跟他有關?

我在想著,要不要過去問一問那位老人家?

於是我趕緊的跑回去找童爍,路途中我突然看見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我停下腳步轉頭看去,就見到了舅舅。

舅舅怎麼會在這裡?

見到舅舅匆匆忙忙的走進了一間屋子裡,我連忙走過去,跟著他進屋子,他走得很快,一點也察覺不到我跟在他身後。

難怪他突然之間就這麼有錢,在短時間內買到房子,原來是在江家打工,可是他急急忙忙的要去哪?

隻見他經過一扇門又一扇門,我不知不覺跟著他來到了昏暗的過道裡,這裡是什麼地方我也冇注意,見他走進了一間房間關上了門。

我整顆心都沉了下來,直覺告訴我,那扇門背後肯定是有什麼秘密!

唐銀一直跟著我,從走進江家後,他就很少說話了,心事重重的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我叫了叫他:“喂,你能不能過去看看,我舅舅在乾嘛。”

唐銀看了我一眼,很聽話的伸出手,在空氣中畫了一個圈,圈子裡馬上出現舅舅的身影。

我抬頭看去,就見舅舅在一碗又一碗的給變異人喂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