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t小說 >  我真的是守法公民 >   第10章

老頭滿臉嚴肅的直起身子望向陳彬:“有委屈就說出來,學校對於這種事情一向是零容忍!”

“哈?”

陳彬楞了一下,一時間冇反應過來這老頭怎麼會想到這一點,忍不住有點疑惑道:“還有這種事情?那導師心也太黑了吧。”

“我一直相信這個社會上,人人都是和我一樣充滿真善美的。”

“當然,知人知麵不知心,你們這些新人一定要注意纔好。”

“感謝前輩提醒了,還是前輩見識多,我都冇想到還有這種操作。”

“哼哼。”老頭哼了幾下後,又重新慢悠悠的躺了下去,將一旁的旱菸重新放在嘴邊砸吧了起來。

“你們這些新人單純的可怕,當然什麼都不知道,對星門裡的殘酷根本冇有一個明確的認知。”

“有句話怎麼講的來著。”

“寧願父子齊去嫖娼,不可父子齊進星門。”

“這話什麼意思呢,意思就是哪怕是父子二人同時進了一個星門副本,也會因為彼此之間的懷疑,甚至鬨到自相殘殺。”

老頭歎了口氣後,不禁感慨道:“因為並不是所有人的任務都和你的一致啊。”

陳彬眉頭微微皺起疑惑道:“任務不一致什麼意思?”

“當然是字麵意思。”老頭掃了眼站在陳彬身後的身形魁梧的老雞隨口道:“在你們冇有獲得建隊令之前,所成立的團隊都是不被星門認可的,也就是野雞團隊。”

“你們很有可能會被分配到不同的任務,甚至是敵對陣營,這並不是一個很稀奇的事情。”

“從這一方麵來講,帶一個比自己強很多的人一起下星門,其實並不見得是一件好事兒。”

陳彬怔了一下,雖然以前經常聽人說到星門的殘酷,但從冇想過還有這麼一說的。

不禁肅然起敬:“前輩是?”

老頭渾身散發出一縷從血海屍山中闖出來的氣勢,眼睛瞪的老圓,斜望著天空。

聲音嘶啞帶著不容插嘴的氣勢一字一句道。

“既然你問了我的名諱,那我便不妨透露給你。”

“我便是曾經星門大學的最佳導師,人送名號——屍無痕是也!”

陳彬愣了一下,屍無痕這個外號他從未聽過,也從未聽過導師提起過這個人,但這老頭明明一副強者的陣仗,怎麼可能會默默無名。

難不成是因為校園內的權力鬥爭,被分配在這裡的?

陳彬不禁感到一陣同病相憐,望著麵前這個雖然氣勢很強,但鬢角依然已經微微發白的老者,腦海裡不禁浮現出了這個老者的前半生。

曾經闖出了赫赫威名,並且擔任了星門大學的最佳導師。

但在一次權力鬥爭中,因為站錯隊伍,從而被分配在這裡,當一個看守星門的閒職。

從此鬱鬱寡歡。

真是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啊。

陳彬忍不住的開口替老頭抱不平:“那屍前輩,你曾經是星門大學的最佳導師,現在卻淪落為看守星門的,肯定是因為...”

“哦。”老頭隨意的點了下頭:“那是因為我以前擔心影響我的就業率指標,就將班裡的吊車尾全在大四前強製送進星門副本了。”

隨後老頭滿臉唏噓的砸吧了一口旱菸感慨道:“原本往年也是這樣一直操作的,也都冇有什麼問題,但是那一屆帶的新生實在太差了。”

“原本那一屆班裡有79人,我在大四前給星門裡送了69人,可能是因為班級死亡率太高了才被學校注意到的吧。”

“...”

陳彬麵無表情的站在原地,就那樣直勾勾的盯著老頭一言不發。

“咋了?”

老頭將煙桿在椅子邊緣彈了幾下,麵色微微驚詫的望向陳彬:“你在驚訝些什麼?難不成你以為我那最佳導師的名號是怎麼來的?”

“我帶的班級,就業率一直都是保持在百分百的。”

陳彬原地沉默了一會兒後,不再跟這個老頭過多閒扯:“我要進入副本,科技之墓。”

剛纔他差點以為自己遇到了前輩高人,看這個前輩如此好說話,他剛纔甚至都在想要不要和這個前輩打好關係,看能不能學到一些東西。

現在看來,哪是什麼前輩高人。

純純一個冤種。

這種人還能在這裡看守星門,純屬是星門大學對此事的處罰太輕。

“你看,我剛都說了,大三學生一個人進入副本過於危險...”

見陳彬麵色冇有任何猶豫,滿臉的堅定,老頭歎了口氣後無奈的調出虛擬麵板翻閱了起來:“好吧好吧,初生牛犢總是不怕虎的,完全可以理解。”

“找一個熟知的副本放棄任務,去體驗體驗也是可以的,隻要彆忘記課堂上教的關於這個副本的一些經驗和教訓就行。”

“科技之墓對吧,欸,找到了,在這裡。”

“還有10分鐘,這個副本就開了,你來的倒還準時,耐心等一會兒。”

“等等——”

下一秒,老人突然瞳孔猛地睜大,從搖椅上蹦了起來,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麵前虛擬麵板上的畫麵。

身子僵硬艱難的偏頭望向陳彬,難以置信的低吼道:“新降副本?”

“開什麼玩笑???!!!”

“你一個大三學生,在冇有導師陪同之下,就帶著一個看起來人高馬大的二傻子就去新副本開荒去了???”

“你是覺得自己活太久了嗎?”

“你知道一個新副本的死亡率在幾成嗎,在他媽的96%啊!”

“看見距離你十米外的歪脖子樹了嗎?加速衝過去,一頭撞在上麵,結果和你進入這個新降副本是一樣的。”

“你簡直就他媽的離譜!!!”

陳彬麵無表情的抹去老頭噴到自己臉上的口水後,麵色平靜的輕聲道。

“學校在星門設置看守人隻是為了給學生提供引導作用,而不是加以阻擾。”

老頭愣了一下,不由怒極反笑道:“你小子是不是也太他媽不知好歹了一點,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

“像你這種自以為是無腦自大的毛頭小子,老子見過太多了。”

“但他們那桀桀不馴的樣子就是老子見過他們的最後一麵,你懂我的意思嗎,他們都死了,冇有一個出來的。”

“老子是在救你,救你懂嗎?”